观察 | CryptoPunk天价挂售,NFT泡沫暗涌
NFT热潮之下,「古老」的CryptoPunk(加密朋克)迎来它的巅峰时刻。早在2017年,CryptoPunk项目团队通过改造ERC-20合约发行了1万枚Token,每个Token对应一个颇具朋克感的像素头像,成了NFT世界的先驱。4年后,NFT迎来爆发,CryptoPunk的像素头像接连以数百万美元的天价成交,惊掉众人下巴。8月1日,CryptoPunk仅有的9个外星人NFT像素头像中,3100号Punk被持有者以35000 ETH的价格挂售,折合9156万美元。这个报价远高于该Punk系列在今年3月创下的758万美元历史最高成交价。就在近日,稀缺性仅次于外星人系列的两个猿人系列NFT,已经分别以547.2万美元和375.9万美元的价格成交。NFT数据网站Cryptoslam显示,当前CryptoPunk已经成为NFT市场中最昂贵的藏品。从2017年6月至今,CryptoPunk的平均交易价格从0.205 ETH涨到了56.72 ETH,翻了276.68倍。8月2日,CryptoPunk交易市场挂售价最低的Punk也要 33ETH。在NFT专家William M. Peaster看来,CryptoPunk是互联网和加密文化的工艺品,有着独特的历史意义。但随着CryptoPunk的价格膨胀,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它正在吹大NFT市场的泡沫。New Yorker专栏作家James Surowiecki表示,NFT被炒作得厉害,虽然NFT是「唯一的」,但并不意味着NFT对应的内容也是唯一的。如果谁想在这个关口趁机投资,需要谨慎考虑风险。NFT头像挂售9千万美元震惊市场链游Axie Infinity 的火爆已经让NFT游戏的热度迈入新阶。而作为以太坊上「老炮儿」级别的NFT藏品类产品,CryptoPunk(加密朋克)则在这波热潮中站到了舞台中央。根据NFT数据网站Cryptoslam 8月2日的统计,CryptoPunk近7天交易量达到48988 ETH,约合1.21亿美元,环比增长了1251.95%。其交易量仅次于Axie Infinity,是当前市场中第二大的NFT项目,领先于NBA Top Shot 等NFT市场。CryptoPunk诞生于2017年,发布时间早于大名鼎鼎的「加密猫」,它的制作团队Larvalabs通过改造ERC-20合约发行Token,生成了1万个各不相同的像素头像,曾免费分发给以太坊用户。部分CryptoPunks头像在1万个CryptoPunks头像中,有9个外星人头像,24个猿人头像,88个僵尸系列头像,3840个女性头像和6039个男性头像。所有的头像各不相同,独具特点。有的叼着燃烧的香烟,有的戴着潮流墨镜,还有的头戴飞行员头盔……一个个颇具朋克造型的像素头像,因NFT「独一无二」的属性激发了用户们的收藏欲。「加密猫」成了历史,但CryptoPunk在这轮NFT的浪潮中翻红了。相比刚发布时的低廉价格,现在每个像素头像涨到了天际。Larvalabs官网显示,当前在售的Punk头像报价中,最低的也要33ETH,约合86691.66美元,编号为9372的这一Punk还是相对普通的男性头像。最引人注目的是稀缺性最高的外星人系列Punks。8月1日,9个外星人之一的3100号Punk,被持有者以35000 ETH的价格在网站上挂售,按ETH现价折算,它的价格约在9156万美元。如果成交,它将刷新CryptoPunk的交易纪录。当前,CryptoPunk最高交易纪录由3100号和7804号两个外星人Punk共同保持,它们在今年3月均以4200 ETH的价格成交,按当时ETH价格换算,约值758万美元。CryptoPunk历史成交价排行榜CryptoPunk正在随NFT的爆发屡次刷新价格纪录。就3100号外星人Punk而言,它在2017年6月3日首次被用户认领,随后几天里,陆续有人出价0.25~1.17 ETH 收购,但持有者并没有出售。直到2017年7月6日,有人给出了 8 ETH(时值2127美元)的报价,原始持有者才达成了交易。无论这笔交易当时是否让原始持有者满意,现在,他大概会有点后悔,因为3100号外星人Punk在今年以758万美元的高价成交。而现在,这个稀有Punk的持有者又打算以上千万美元将其售出,售价正引来人们的围观,大家都想看看谁会接盘。昂贵CryptoPunk吹大NFT泡沫如今,CryptoPunk已经成为市场中最昂贵的NFT系列。Cryptoslam数据显示,近7天内,CryptoPunk的相关交易包揽了NFT市场成交价排行榜的前十名。CryptoPunk霸占NFT成交价榜单7月31日,24个猿人中的5217号Punk以 2250 ETH的价格成交,折合约547.2万美元。该Punk上一次交易发生在3年前,成交价仅为2.5 ETH。此外,编号2140的猿人Punk也在31日以1600ETH的高价转手,它的购买者是葡萄酒博主、媒体大亨Gary Vaynerchuk。高价购入这枚CryptoPunk Token后,很多围观者认为Gary Vaynerchuk很愚蠢,买入这个像素NFT花的代价太过高昂。而后,Vaynerchuk在接受采访时回应,「我非常同情人们的好奇心、愤世嫉俗或争论,但我对这项资产有着难以置信的信心。我相信人们在某个时候对杰克逊·波洛克(抽象表现主义绘画大师)的一幅画也说过同样的话。」Vaynerchuk暗指批评者并不理解CryptoPunk的价值。由于NFT的特殊性,围绕它的定价一直缺乏可参照的定义。比如在CryptoPunk系列中,如果有人的外貌恰好与某个Punk十分相似,他可能愿意花大价钱买入,但这个Punk在其他人眼中可能一文不值。NFT专家William M. Peaster认为,CryptoPunk有它的历史意义——它们是互联网和加密文化的工艺品,「你在以太坊上能做的最深刻、最有趣的事情之一就是购买一个CryptoPunk。」不可否认,CryptoPunk有它的魅力所在,作为最古老的NFT项目之一,它代表着原创内容不仅可以数字化,还可以加密化,甚至用NFT价值化。从Cryptoslam网站也可见,越来越多人愿意以高价收藏一枚具有时代产物意义的Punk。在2017年6月,CryptoPunk市场的交易量仅为39.583 ETH,这一数字在随后的两年多里都没有明显增加,直到2020年NFT概念流行起来,CryptoPunk在当年9月创造了8267.2 ETH的交易量。进入2021年,CryptoPunk达到巅峰,多月交易量都达到上万ETH。今年7月,CryptoPunk交易量一度达58398.4 ETH,创下历史新高。从平均成交价看,2017年至今,CryptoPunk的售价一直在增长。刚诞生时,像素头像的平均价格仅为0.205 ETH;2020年9月,平均成交价涨至3.97 ETH;现在,这一数字涨至56.72 ETH,约合14.6万美元。CryptoPunk的价格狂欢已令人意识到了NFT市场的泡沫。New Yorker专栏作家James Surowiecki表示,NFT被炒作得厉害,虽然NFT是「唯一的」,但并不意味着NFT对应的内容也是唯一的。如果谁想要这个关口趁机投资,需要谨慎考虑其中的风险。《50英尺区块链的进攻》的作者David Gerard认为,NFT购买的是类似于交易卡的「官方收藏品」,他更直接地表态称,「那些家伙试图想出一种新形式的毫无价值的魔豆,用来换成钱。」还有业内人士提示,简单的数字稀缺性是一个不稳定的基础,它难以为高昂的价格提供合理支撑。当CryptoPunk创造出的夸张价格时,作为投资者,思考其中的泡沫性并不为过。可以预见的是,有关NFT价值的争议将一直持续,拥护者和反对者的交锋结果将由时间与市场共同裁判。